<acronym id="oeick"><small id="oeick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oeick"><small id="oeick"></small></rt>
<rt id="oeick"><small id="oeick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oeick"></acronym>
<sup id="oeick"></sup>
<acronym id="oeick"><center id="oeick"></center></acronym>
<sup id="oeick"></sup>
<rt id="oeick"><small id="oeick"></small></rt>
歡迎訪問歷史啦!微信公眾號

雍正皇帝利用軍機處實現高效辦公 以一人治天下【圖】

時間:2019-05-07 08:44:14編輯:zl001

原標題:"雍正皇帝利用軍機處實現高效辦公 以一人治天下【圖】"的相關資料分享。 - 來源:歷史啦- 編輯:coco!

原文配圖:雍正手書的對聯:惟以一人治天下,豈為天下奉一人。 原文配圖:雍正手書的對聯:惟以一人治天下,豈為天下奉一人。

紫禁城的乾清宮廣場西側,靠近隆宗門,有一排簡陋的平房。與金碧輝煌的宮殿相比,它頗顯寒酸,游客們也大多會忽略它。然而,別看它不起眼,它卻是大清帝國一百八十余年的決策中樞――軍機處。

  

軍機處的設立起因于一場戰爭

  軍機處為清朝獨有,首創者乃雍正帝。雍正為何要設立這么一個機構?根本原因是想有效發揮君主集權的優勢,有此動念的起因是一場發生在帝國西北邊陲的戰爭。

  事情起于雍正二年(1724年),青海和碩特蒙古首領羅卜藏丹津叛亂,被年羹堯、岳鐘琪蕩平。羅卜藏丹津逃亡準噶爾。準噶爾是清廷的老對手了,康熙皇帝披掛上陣,三次親征準噶爾。雍正四年,內政整肅完畢,皇帝準備對準噶爾用兵。

  雍正七年,戰爭爆發。軍情如火,需立即處理,且必須保守秘密。但當時的政治機構卻不盡如人意。清承明制,以內閣為國家行政中心。內閣設于紫禁城太和門外的文淵閣附近,而雍正皇帝在養心殿處理政務、就寢,兩者相距一千余米。宮禁重重,手續繁多的處理流程,極易延誤時機;而軍報到京,先經內閣,也容易泄露機密。于是雍正以需要一個密近的處理機關為借口,在隆宗門一帶的墻根搭建了一排平房,始稱軍需房,后改稱軍機房,又改稱軍機處,遴選心腹允祥、張廷玉、蔣廷錫三人秘密辦理軍務。

  打開故宮地圖就能發現,隆宗門位于乾清門廣場以西,正北面就是雍正皇帝的寢宮――養心殿,兩者相距不足五十米。一千米到五十米,從內閣到軍機處,距離的縮短意味著政務處理的快捷,也意味著權力向皇帝集中。

  軍機處的房子,和宮墻之間有兩米空隙。據說這里曾有一條通往養心殿的專用通道。這條路穿過宮墻,經過御膳房,直達養心殿。如今御膳房的宮墻依然留有通道的痕跡。心急的雍正皇帝將軍務處理中心遷到自己附近還不夠,還要鑿出一條便捷往來的孔道。雍正的亟亟求治之心,乾綱獨斷之望,顯露無遺。

  

軍機處如何高效辦公?

  西北戰事結束后,雍正并未撤銷軍機處,反而在第二年增設辦理文書事務的“小軍機”――軍機章京;雍正九年,又鑄軍機處印信,儲于大內。一個臨時機構,為何能存在如此之久,影響如此之大?因為皇帝藉著軍機處,掌握了“乾綱獨斷”的技術,破解了集權統治的難題。

  軍機處創設之后,早先的議政王大臣會議徒具虛名,議政王大臣成為了虛銜,無應辦之事,有名而無實,在乾隆年間最終被裁撤。南書房雖仍為翰林入值之所,但已不參預政務,主要負責文詞書畫。

  養心殿的西暖閣,是雍正皇帝處理政務,批閱奏章的地方。墻壁上懸掛著一副雍正手書的對聯,十分醒目:惟以一人治天下,豈為天下奉一人?;实鄄患友陲椀乇磉_了他對集權的渴望。那么,他又是如何做到的呢?

  秘密在于軍機處的三個字:“勤”、“速”、“密”。雍正追求高效。軍機處甫一成立,雍正皇帝就規定,不管有多少公文,必須在當天完成。即便一天的奏折多達幾百件,也必須連夜處理完畢?;实廴绱藝栏褚?,軍機大臣的工作就很辛苦了。凌晨3點,紫禁城內一片漆黑,唯有軍機處值廬中燈火通明。不過,最辛苦的人不是軍機大臣,而是負責撰擬諭旨和管理檔案的軍機章京。軍機處成立后,權責日重。舉凡政治、軍事、經濟、外交事務,莫不經過軍機處,單憑幾個軍機大臣已經處理不過來了。于是軍機處成立的第二年,就增設軍機章京。起初軍機章京無定額,從內閣中書、筆貼式等官員中選調。嘉慶四年(1799年)起,定軍機章京滿漢各十六人,分為滿漢各兩班。每班的領頭稱為“達拉密”,由他領著章京們在軍機處值班。通常情況下,滿漢章京輪流值日,每班值兩日。即便是大年初一,軍機處也要當差入值。

  軍機處最強調效率與速度。軍機大臣的工作流程,生動地描繪了這里的“速度與激情”:軍機大臣入值后,約莫五六點鐘,天剛蒙蒙亮,就要去養心殿面見皇帝,聆聽皇帝對政務的處理意見,這叫“承旨”?;实墼谡髟冘姍C大臣對政務的意見后下達指示,軍機大臣就會急匆匆趕回五十米以外的軍機處,將皇帝的意思“述旨”給軍機章京,章京們走筆如飛,執筆“擬旨”。軍機大臣拿著擬好的諭旨,再趕回養心殿報皇帝批準。一來一去,不過一個時辰,許多政務就處理完了。

  軍機大臣是跪著“承旨”的。久跪辛苦,大臣們總結了一些小竅門。比如說他們會在膝蓋處用圓夾布中置棉絮為襯里,這樣跪著就不疼了。為了免除終日長跪,軍機大臣們還練就了簡明扼要的本事:無論事情多復雜,一定在三句話內講完,免得皇帝再問?;实叟姆夂煤?,就會加蓋軍機處大印,并寫明驛遞日行里數,交給兵部發驛馬傳遞,或每日行四五百里,或六百里加急,飛奔的駿馬帶著皇帝的批文,在帝國的驛道上川流不息。憑著這套交通系統,中央集權的觸角伸向帝國各方。

  “密”,是軍機處的最大特點。軍機處成立后,雍正三令五申地告誡屬下“臣不密則失身”的道理,并規定軍機處外面由護軍把守,上至王公大臣、下至太監宮女,都嚴禁私入。甚至服務人員,也規定必須是十五歲以下不識字的小太監,稱為“小么童”。15歲之后,就立刻換新人。而占軍機處文書大頭的“廷寄”,與文武大臣向皇帝呈遞的“奏折”,更是改變了古代中國長期以來的公文慣例。

  今天,“上朝批折子”是人們對皇帝工作的主要印象。孰知,清代之前的皇帝,是“不批折子”的。奏章擺在皇帝案頭,需經過復雜的流程。以明朝為例,當時地方各省及中央各部的上行公文,若有關公事的,叫“題本”;有關私事的,叫“奏本”。這些“本”首先要匯總到相當于國務院辦公廳的通政使司,然后交給內閣。內閣先“票擬”附上處理意見,與奏本一同送達皇帝審批?;实塾弥旃P寫下意見后再發給內閣執行,這叫“批紅”。

  明朝中葉后,皇帝對政務懈怠,往往將“批紅”權力交予司禮監,讓首席秉筆太監按照皇帝的意思作“朱批”。明朝這套政務處理流程,雖然開了太監參與朝政的后門,也對皇權形成了制約。因為內閣首先閱覽奏章,在皇帝過目之前,就擬定了意見。即便皇帝駁回了內閣的“票擬”,也會想法子補救。慢慢地,內閣首輔變成事實上的宰相。如果他與首席秉筆太監關系密切,且皇帝年紀幼小,那么決策權就掌握在內閣首輔手中。例如萬歷年間的張居正,屬下官員上“奏本”,內閣依張居正的意思“票擬”,政治盟友馮??刂频乃径Y監再“批紅”,“萬歷新政”就這樣雷厲風行地推行開了。

  為了避免自己被內閣蒙蔽,康熙中期發明了奏折制度――皇帝親信秘密地直接呈遞報告,皇帝通過秘密報告,掌控全局。奏折繞過了內閣,這保證皇帝不受干擾地貫徹自己的意志,實現權力集于君主一身。

  雍正完善了奏折制度。他不僅將有權寫折之人擴展至大學士、各省督撫、藩、臬、提、鎮,也在保密措施上下足了功夫。首先,密折均直達御前,中間不經過任何人轉手;而且密折只能由皇帝一個人批閱,即便是軍機大臣也不能過目。

  大臣與皇帝之間的密折與朱批,由特制匣子傳遞。大臣與皇帝一人一把鑰匙,除此之外,沒有人能夠打開匣子。即便如此,雍正還要諄諄叮囑臣下不要泄露密折內容。鄂爾泰是雍正最信任的寵臣之一,雍正在給鄂爾泰的侄子鄂昌奏折的朱批中告誡他,“不可令一人知之,即汝叔鄂爾泰亦不必令知”。就是朱批過的奏折,雍正依然不放松,還下旨要求具奏人在一定時間內交回宮中保存,本人也不得抄錄留底,否則嚴懲不貸。

  那么,朱批后的奏折是如何到達具奏人手中的呢?靠軍機處。軍機處收到朱批奏折后,先由軍機章京將奏折連同朱批謄寫一遍,加以保存;原件則密封裝好,直接傳給上折大臣。有些折子,皇帝當天沒有考慮周全,就“留中”不發;另一些極為機密的,只錄“另有旨”,連副本也不保存。

  

雍正:清帝中的勤政楷模

  雍正借著軍機處“以一人治天下”,同時也將重擔放在肩頭。清朝皇帝普遍勤政,而雍正是其中最突出的。雍正四年五月,皇帝在上諭中感慨地說道,皇考每日上朝,已經是勤政的楷模了;而朕,每天從清晨工作到深夜,又有過之。白天,雍正帝接見大小官員,披覽章奏;晚上在青燈下,還要閱讀各地的密折,多至二三十件。

  據統計,雍正當政十三年,至少批閱過奏折兩萬兩千余件,題本十九萬余件,寫下了千余萬字的批語。與康熙和乾隆皇帝不同,雍正從未南巡錦繡江南圍獵木蘭圍場。除了生日放假一天外,他就是一架工作機器。君主集權的背后就是放棄休息、勤于政事。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三日,皇帝暴死于圓明園,大位傳給寶親王弘歷,新帝年號乾隆。在乾隆皇帝時,軍機處徹底成了皇帝的左右手,軍機大臣徹底成了皇帝的高級秘書。

无锡| 雄安新区| 牡丹江| 抚顺| 红河| 铁岭| 长垣| 灵宝| 临汾| 屯昌| 株洲| 安阳| 郴州| 辽阳| 莱芜| 改则| 临沧| 天水| 邵阳| 宝应县| 齐齐哈尔| 屯昌| 商丘| 正定| 汉中| 定西| 梧州| 鹰潭| 海南海口| 孝感| 六盘水| 鹤岗| 马鞍山| 中卫| 荆门| 盘锦| 阜阳| 黔东南| 瑞安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铜仁| 泉州| 保定| 赣州| 三亚| 普洱| 改则| 塔城| 梅州| 馆陶| 枣庄| 莒县| 锦州| 海南| 项城| 宜都| 馆陶| 新余| 屯昌| 扬州| 伊犁| 大理| 龙岩| 大兴安岭| 长兴| 连云港| 平顶山| 哈密| 鄂州| 长兴| 广西南宁| 阿克苏| 海拉尔| 淮安| 黄冈| 衡阳| 荆州| 诸城| 晋江| 台州| 阜新| 酒泉| 南京| 镇江| 台州| 象山| 泉州| 安徽合肥| 铜陵| 永新| 兴安盟| 揭阳| 顺德| 保定| 龙口| 哈密| 曲靖| 新泰| 武夷山| 新余| 涿州| 陵水| 芜湖| 如东| 鸡西| 鄢陵| 芜湖| 武安| 山南| 大连| 和田| 海西| 遂宁| 赵县| 惠东| 荆州| 珠海| 巴彦淖尔市| 琼中| 四平| 百色| 济源| 济南| 清远| 新沂| 随州| 白城| 河南郑州| 阿克苏| 天门| 丹东| 肥城| 海西| 山东青岛| 张家口| 普洱| 绵阳| 包头| 广西南宁| 咸阳| 靖江| 西双版纳| 三沙| 台南| 定西| 邵阳| 中山| 恩施| 阿拉善盟| 邵阳| 淮安| 中山| 汕尾| 屯昌| 昌吉| 黄石| 泰安| 益阳| 晋城| 白沙| 武安| 六安| 湘潭| 定州| 海安| 大同| 邵阳| 公主岭| 钦州| 白沙| 大理| 铁岭| 南京| 台湾台湾| 马鞍山| 阿里| 张北| 牡丹江| 邯郸| 张北| 邢台| 云浮| 芜湖| 赤峰| 清远| 泰州| 昌吉| 宝鸡| 威海| 宝鸡| 深圳| 天长| 镇江| 固原| 武安| 溧阳| 莒县| 绥化| 漯河| 平顶山| 乌兰察布| 日照| 灵宝| 邹城| 包头| 锦州| 大丰| 聊城| 中山| 沧州| 遂宁| 仁怀| 阿里| 禹州| 湖北武汉| 辽阳| 肥城| 恩施| 香港香港| 榆林| 通化| 荆州| 漳州| 阜新| 南阳| 咸宁| 澳门澳门| 博尔塔拉| 延安| 株洲| 白银| 山南| 台中| 双鸭山| 朔州| 普洱| 德宏| 承德| 松原| 牡丹江| 齐齐哈尔| 滨州| 淮北| 迁安市| 保定| 葫芦岛| 济宁| 海安| 黄南| 唐山| 枣阳| 高雄| 烟台| 阳春| 宁国| 佳木斯| 长葛| 巴中| 丹东| 石狮| 那曲| 驻马店| 乳山| 曲靖| 邹城| 济南| 张掖| 台北| 喀什| 泉州| 台湾台湾| 广饶| 诸城| 海西| 平潭| 琼中| 甘肃兰州| 铁岭| 吉林| 景德镇| 赣州| 义乌| 陇南| 巴彦淖尔市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朝阳| 文昌| 广西南宁| 黄山| 霍邱| 金昌| 达州| 南京| 神木| 果洛| 海宁| 亳州| 宜都| 馆陶| 固原|